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了然的博客

经历了那个年代,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,而且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有着理不清的思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怨谁【原创邢玉田】  

2012-08-10 16:19:21|  分类: 我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怨谁【原创邢玉田】 - 了然 - 了然的博客

 

 

怨 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无独有偶,偏偏又是一个萍。”这是高兄在给我物色人选时说的。可是让我想了很久。两个萍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前萍给我留下的是满目疮痍,后萍留下的则是魂牵梦绕。

认识华萍是高伟的功劳,虽然与她相处的时间短暂,虽然过程一点都不浪漫,虽然连手都没有摸过,但那对我一生的影响可比与其他人拥抱接吻大得多。当时我和华萍的事情让很多人惋惜,人们都把她当做我真正爱过的人。所以至今依然佳话连连。

 

还记得相亲的时候,萍的父亲是很认真的,拿出他珍藏的四个杯子。那杯子是藏在地下室的天花板上,他小心翼翼地一层一层剥去了包裹着的旧报纸,说:“都抄走了,这个我藏得好。没被发现,这是唐朝李世民登基的时候用过的杯了,(当时说了几个用过这杯子的人,我不记得了。)这四个杯子你收好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别拿出来,是稀世之宝。”与萍分手后,隔了好几年才还给萍。现在想想当时没有分手多好,至少那杯子也能上个献宝栏目什么的。 

与华萍的分手也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跌宕起伏,一切平淡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除了我心里的那丝后悔。

那天华萍来师部看我,本应该惊喜兴奋的我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感觉困,她倚在门上阳光射在她身上染上一层金边晃得我一阵眩晕,华萍看见我一副睁不开眼的样子不忍心地说:“你要是困就睡一会吧。”我说:“那怎行,你是走了二十多里路程来看我呀。”“没关系,你睡吧。”那声音轻飘而柔美,远远在我耳鬓回响着,我睡着了。睡的时候好像是中午,醒的时候看不到太阳了。

太阳没了,华萍也不见了。是中平先发现的,马上组织人找,师部周围没有,中平着急了,别看那小样,抓着我的衣领狠狠的搧了我一巴掌。还大吼着:“是你把华萍的心伤了!”然后他找来了怀义开着崩崩车去戈壁滩找到深夜一点半,人还没有找到。

从此,我的世界里华萍再没有出现过,而我也不敢再提她的名字了。反而柴老见我心情好的时候就说:“田,华萍可是好姑娘呀,长得也俊,你看那眼睛,多水灵呀。”因为柴老是谭派传人,看人毒,一眼能看到骨子里。

可是后来不知为什么,我总是多了一份关心。华萍去新疆了……,华萍回天津了……,华萍在北京,等等消息总是能陆陆续续的传到我的耳朵里来,其实一切与我都没关系了,但记忆里的华萍依然是美好的。“没关系,你睡吧。”那声音轻飘而柔美,远远在我耳鬓回响着,因为她让我揪心了。

华萍不见的那一夜,她是怎样走回四连的,有没有遇到狼群,因为她胆太小什么动静都要吓一跳,她怎样就下决心走回去,将近二十五里的夜路呀。中途有没有产生轻生的念头。要被狼伤着了怎办?遇到了坏把她糟蹋怎办?这一切我思考了将近半个世纪。

后来中平告诉我说华萍来的那天,他和幼白一直在那间屋外面侦察多次,只听华萍似哭非哭的声音,还以为是兴奋了。后来才知道我在屋里睡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