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了然的博客

经历了那个年代,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,而且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有着理不清的思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淖误传噩耗,执友胡乱折腾【邢玉田原创】  

2012-10-26 21:25:48|  分类: 我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淖误传噩耗,执友胡乱折腾【邢玉田原创】 - 了然 - 了然的博客     小淖误传噩耗,执友胡乱折腾   

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/邢玉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突然接到光陆来的电话,没有了以往的问候,静然沉默良久,才心情沉重的说:“玉田,刚刚从小淖那里得知,中平没了……”说这话的候时能听出来他的声音颤抖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 我听了这一噩耗全身僵硬,手脚冰凉。
       双方都没有放下电话,双方都没有声音。
       良久,才想起这事还得要进一步落实一下,在电话里呼喊着光陆的名字,对方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电话。
急忙又拔了过去:“光陆刚才那消息是从哪些里来的?”
       光陆说:“是小淖说的,他很恳定这消息是真的。”
       我说:“马德才从酒泉回来没有二十天,那时中平还没事呀?”
       “那我给马德打电话问问。”光陆立即打电话给马德。
       我等不住了,马上把这一消息告诉希高,我说:“中平去世了!”
       希高听到这一消息,立即潸然泪下,泣不成声,吭吭吃吃地说:“中,中平呀,怎么说没就没了呀!”
       隔了一会儿,光陆很不好意思的来电话说:“玉田,刚才那事……,马德与中平通话了,他还活着。”
       我怕又是谣传,马上与马德通话寻问情况。

       马德说:“我刚撂下电话,中平无事,好着那。别给造这种谣,这个年纪了可经不起这样折腾呀。你今天也别给他打电话了,哪天再说吧!”
       我立即通知希高说:“中平去世的消息是假的。”
       希高说:“我已经把机票都定好了,我要去治丧。”还说:“我已经通知几位好友立即到酒泉处理后事。”
       我说:“那就快点退票,还要嘱咐他们千万别给中平打电话,突然这么多人问候,会让他猜忌的。”
       第二天我还是忍不着的想与中平联系,结果发现他在线上。于是我就与他打招乎问好。半个多小时没理我。我又在QQ上写:“中平,我是邢玉田。请回复!”
      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,没有回复,我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。突然QQ的对话框里出来闪现出“贾中平”三个字。
        我立即回复:“我知道你是贾中平!”我的语气还是像多年前一样的开玩笑的说着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对话框里突然又冒出“没用”两字。
        我十分不理解“没用”的意思,干脆电话吧。
       电话通了,响了好一阵子才接:“怎么这么慢呀,差点我要放下了。”我抱怨着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!”对方的声音。是他——贾中平 。再次证明了他还活着。 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邢玉田!”我怕他听不见,大声的。
       “喊什么,我知道你是邢玉田。”中平不太高兴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你还好吗?”我说句客气话。
       “说!什么事?没事,问什么好不好的!”中平心不在焉说着。
       “你身边有人照顾吗?”我问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你身边有人照顾吗?”我重复着。
       “有。什么?没有。”他回答得很乱。
       “谁在你身边?”与他对话好累呀。我一定要找到在他身边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在我们几个回合的打问中,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自己大声的呼叫亚男的名字。从电话里能听到他的喊声很大,呼叫我很多声,却听不到对方的回应。
       我问:“亚男是谁?”
       他反问:“你说什么?

       “亚男是谁?”
      “她是老三。”
      “谁生的?”我问。这问可是一点都不多余,因为他的第三任妻子是不是生过,我不知道。
      “不记得了!”我们的对话一直在高声大嗓的嚷着。周围的人听了都笑。
       最后还是他的第三个女儿把情况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 中平还活着,我们似乎心情平静了许多。可是在他活着的时候,很少有人像听到他死了时的震撼。
       他前天摔伤了不能走路了,没有人问津。
       他不会写字了,写自己的名字竟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磨蹭出来。而这也没有人同情。
       很多朋友一两年里有没有电话问候。可是当听到他死的消息,我们都动容了。
       看起来,朋友间关心“死”比关心“活着”更热衷。因为活着想见就能见,而死了是想见也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活着的人,很少想到死后战友们如何悲痛,宁愿苟延残喘的活着,看着那些亲密无间的战友是怎样活着的。

 

 


 

不知为什么中平才华被隐没了

 

看了易兄的《总是玉关情》沉默良久无语,因为贾中平那幅《春风伴我度玉关》创作的全部过程历历在目。他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这幅画。那时我们有四五个好友,文学、音乐、美术全了,也算一个小沙龙,那时在很多人眼里认为这帮全是才子。说真的如果这帮人算做才子,贾中平则是才子中的尖子,我们都承认他才真的有才。他的才华,不单表现在美术上,生活中、工作中方方面面无不体现着他的才华。记得酒泉百货大楼落成时他负责全盘装修,那时没有这么多琳琅满目商品,为吸引顾客在橱窗上开了一片象棋残局窗口,不远处还放一张桌子演示,残局一天一换,吸引了很多棋迷不说,过往的行人,同时也被吸引到里面看面货去了。那创意至今也不多见。

《春风伴我度玉关》是他40年前的作品,有一次在北京改画,以画毛驴闻名于世的黄胄看到贾画的骆驼,端详很久,认为这小子不凡,还欣然在他骆驼上点了两笔。

后来不知为什么那才华渐渐被隐没了,谁也不知道。

有人猜测是婚姻不幸,但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。也许是他婚姻上的原因,也许不是,有着更深层次有原因。只是知情人说,他的媳妇嫌他脸是歪的,从来不正面看他。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,那么他才华的隐没,他的妻子则罪孽深重了。还有人说单位里事物性工作太多,没时间搞创作等等,反正以后没有看到他画过什么,就是能让黄胄驻足观赏的骆驼,也没有画几匹。

前几天电话里告诉他《春风伴我度玉关》被高价拍卖了,他听了一点都没激动,还大声的反问:“你说什么?”当我再次重复说了一遍时,他还反问:“跟我有关系吗?不行了,我脑子不行了,你有本事过来说。”然后用力的把电话放下了。三千里路远,也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。还是他的第三任夫人以为我会生气,事后再三解释说贾的皮气越来越坏了等等。

我不介意这些。我想的是他真的有才呀,而四十来以来就没什么作为了。

想起来人与自然真有相似之处,曾经恢弘一时的玛雅文化不是说消失就消失了,何况贾中平乎。

但是如果是因为妻子嫌弃而消沉,这可是双方都有责任。男人要硬一点,脸歪就歪吧,也不至于就不画画了。女人要迁就一点,即然已嫁,就好好的过日子,别看他的脸,看他的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